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交网络 >> 内容

配合我们全力破案,也是你唯一的出路

时间:2021/7/28 10:21:29

最近这一段时间,这些东西他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他闭上双眼,有一个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个名字看似不起眼,但是在林小玉和刘玉柱案件中反复出现。

刘继祖!

林小玉被杀案,刘继祖是报案人,吊着林小玉的布条上、林小玉的衣物上都有刘继祖的指纹,当然,这两件现场发现的证物上也有其他人的指纹,都说是抬动林小玉的尸体时不小心碰到了。刘玉柱的死亡时间里,刘继祖恰好去过他的房间,据刘继祖交代,他之所以去医院做清洁工,是因为马上要大四了,想趁着暑假打工挣点钱,刚好知道县医院招临时清洁工就去了,这个理由看似没什么问题,但是他入职的时间恰好在刘继祖入院的第二天,这难免不让包月清多想。

虽然刘继祖这个名字出现的太过频繁,但是也没什么直接的证据和线索指向他。

包月清再次来到三道湾村,几番打探得一无所获。包月清站在村头的土台上,望着高低起伏的山丘,摇着头正要离开,张赖子把他拉到一个塌得只剩下一面的土墙后。

包月清看着张赖子,问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搞得这么神秘?”

张赖子挠挠头,三角眼一眯,笑道:“我有情况像你反应,你看?”双手反复搓着。

包月清递给他一根烟,张赖子抽着烟不说话,右手食指摸着无名指。包月清冷笑着,刚掏出几百块钱,张赖子一把抓到了手里。

包月清也点上烟,吐出一层烟雾飘在两人之间,“张赖子,这下可以说了吧,别得寸进尺啊!”

张赖子又要了烟,包月清把剩下的全给了他。

张赖子嘿嘿笑道:“包队长,我这次给您提供的情况绝对物超所值,保您满意!”

以下是张赖子爆的料。

刘继祖不是刘满囤的亲生儿子。刘满囤的老婆不能生,年轻的时候就被刘满囤打跑了,再也没有回来,刘满囤也没有再娶,刘继祖是他们几个当年去外地干大狗的营生,意外捡到的。

刘继祖肯定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天生聪明,考上大学后多次找到张赖子询问他的身世,张赖子为了一些蝇头小利,几乎把所知道的全告诉了刘继祖。据张赖子推测,刘继祖肯定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爹娘,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相认,也没什么其他的动静。

林小玉死得那天夜里,张赖子亲眼看到刘玉柱先进去的,刘玉柱出来后,刘继祖也翻墙进去了,紧接着传来了打闹声,然后就听见刘继祖嚷着“死了,死了”的,没几秒钟,刘玉柱跑了出来。张赖子怕惹事上身,听见死人了,就灰溜溜地走了。

包月清听到这些,连抽了两根烟,盯住张赖子的眼神问道:“你能保证今天你说的全是实话吗?”

张赖子拍着胸脯连打包票。

包月清再问道:“到时候,你能出庭作证吗?”

张赖子嘿嘿笑着:“那的看包队长的意思了。我昨天去刘满囤家,想让他给我500块钱,结果他不干,让我该去哪儿凉快就去哪儿凉快去,还要操棍子打我。”

包月清掐灭烟头,说道:“放心,好处肯定少不了你的。对了,当年你们都去哪些地方打狗了?在哪儿捡的刘继祖?”

包月清开车来到几百公里外,沿着张赖子提供的打狗路线一路走下去,好几天了,没有得到任何线索。这一天,他来到一个偏僻的村头,几个老人坐在大树下乘凉,包月清停好车,掏着烟笑呵呵的走了上去,几根烟散下去,老人们的警惕心放下不少,闲谈了一阵,老人们的笑脸又回到脸上,脸上的褶子一道道的。

包月清有意无意的问道:“大爷,你们村里有没有丢过小孩啊?”

“没有,现在天下这么太平,哪还有丢什么小孩的!你的娃丢了?”

“就是,中国几千年的朝代,就数眼下老百姓的日子最好过,种地不交租,还给发钱,过六十了,还给养老钱,哪有过这样的事儿啊!不会有偷小孩的了。”

包月清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谁说没有!现在是没有!多少年前,你们都忘了,咱们周边几个村丢了多少个娃!那赵老三家,男娃丢了,女娃也丢了,家都没了!”

包月清看着眼前这个说话犹如打雷一样的老人,问道:“大概是多少年前?”

老人看成功吸引到包月清的注意,很是得意,昂着头说道:“这我可记得清清楚楚,少说也有二十多年了!哎,俺怎么记得前几年也有一个年轻的后生来问这事儿。”

包月清连忙比划着说道:“是不是个子有这么高,浓眉大眼,戴着眼镜,大概二十来岁?”

老人肯定地说道:“没错没错!就是那个后生,左边脸上还一颗黑痣呢!”

包月清确定是是刘继祖无疑。

老人随后又告诉他,还是老人带着刘继祖去的赵老三家,刘继祖见到了赵老三,赵老三一看到他就愣神了,随后紧紧地抱着刘继祖大哭了一场,之后,赵老三拿出几张发黄的照片,上面有一个两三岁的男娃,左边脸上的黑痣跟刘继祖的一模一样!刘继祖肯定是赵老三丢的孙子。

老人还告诉包月清,他们村里地理位置偏,现在修了水泥路,也很少有外人来,更别提一二十年前了,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个外人。刘继祖丢的那一天,老人清晰的记得村里开进来一辆面包车,当时村里的人都可稀罕了,纷纷出来看,但是一听是打狗的,连忙都躲了起来。那年月,说是打狗的,其实就是趁着村里的青壮劳力都出门打工闯事业去了,看谁家剩的是老弱妇孺,看见什么值钱的就是生抢,村里也都是一些老头老婆或者身体有病出不去的人,没人敢吱声。见到了打狗的,就像见到了瘟疫。

那几个打狗的开着车走后,赵老三的老婆就发现孙子不见了,哭嚷着找了好几天,那肯定就是被打狗的拐跑了!他儿子和儿媳妇也回来了,又挨家挨户的问,有一个本家告诉他,打狗的来之后,他看到赵老三的邻居王婆子跟打狗的说了好长时间,不知道嘀嘀咕咕的说什么。

王婆子家是一个绝户头,经常干些偷鸡摸狗的爱占小便宜,都看不起他们,很少跟村里人来往,跟赵老三家事邻居,没少吵架。

赵老三一家跪着求王婆子说实话,王婆子死活说不知道,但是大家都知道赵老三的孙子丢了这件事肯定跟王婆子有关系,王婆子还落井下石笑着说:“看你们还说俺家是绝户头,咱们谁也别想好过!”

后来还是村长和几个老人出面,王婆子虽然没有承认什么,还是说了一些打狗队的事情。赵老三的儿子儿媳就去找孙子,找了一年也没找到,路上还把带着的女娃弄丢了。赵老三的儿子儿媳回来就在家上吊自杀了,他老婆子也受不了打击,也喝药死了。喝药是在王婆子家喝的,诅咒道:“俺们一家就是被你们害死的,俺就算做了厉鬼,也要让你不得好死!”

赵老三当时也想跟着走,还好村长一直守着他,说万一哪一天你孙子回来了呢!赵老三这才没寻短见,一年到头除了下地干活,就是守在家里,等他孙子回来。

没过多长时间,王婆子和他男人浑身长满了脓疮,去村卫生所和镇上看了几次,拿了不少药,不但没看好,反而越来越重。一连十几天不见他两口子出门,要不是卫生所的大夫去他家询问病情,都不知道他们都已经死了。那个死得惨呢,大热天的,浑身都是脓,身上蛆乱爬,臭烘烘的。村里的也没人可怜他们,都说活该,报应!

包月清听完老人的讲述,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无奈,甚至发生各种难以想象的悲剧,但是造成这些悲剧和无奈的,真正的凶手还是人心中愚昧、妒忌、仇恨,造成的各种难以平复的欲望沟壑,人性一但在这些沟壑中迷失,就再也难以找到回归的路。

包月清在村里逗留了一天,马不停蹄地回到了三道湾村,直接找到张赖子,把他拷会了警局。

审讯室里,张赖子原本一问三不知,就像一只癞皮狗,还扬言他也不会出庭作证了,他之前都是说着玩的。

包月清冷笑几声,说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关于你们借着打狗抢劫以及拐卖儿童的事情,已经有足够的证据,就算你交代,我们一样起诉你,定你的罪!当时你、刘满仓、刘满囤三人是一起出去打狗,有一个地方叫赵家村,那里有一个叫王婆子的,你想必应该没有忘吧,好,就算你忘了,他们那些人也没忘了你,更不会忘了你们当年犯下的恶行!我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我现在是给你一个机会,好好表现,配合我们全力破案,也是你唯一的出路!”




 
  • 我酷科技(www.hmhtqz.com) © 2021
  • 信息来自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联系编辑!QQ:501734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