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快报 >> 内容

山东扫黑:青岛通济新区隐瞒了仇兆兵多少犯罪铁证?

时间:2020/10/28 14:55:37 点击:

  核心提示:图1:18年都“告不倒”的村官仇兆兵,近日再次在保护伞的运作下,大步流星的走出青岛“两级扫黑办”的大门,创造了逃脱国法制裁的人生新奇迹。面对弱势受压迫群众的举报控告,他依旧嚣张不可一世。此事件,属建国...

图1:18年都“告不倒”的村官仇兆兵,近日再次在保护伞的运作下,大步流星的走出青岛“两级扫黑办”的大门,创造了逃脱国法制裁的人生新奇迹。面对弱势受压迫群众的举报控告,他依旧嚣张不可一世。此事件,属建国以来首例,且“枉法放人事件”,正不断升级

图2:哪个村民敢“有看法、有想法”、上访告状,仇兆兵的“治安民兵组织”就立马一顿棍棒拳脚,让不服者饱受欺凌却又报警无门

图3:充满血泪的控告书被青岛扫黑办、纪检监察机关当成了“废纸一堆”

图4:仇兆兵雇凶谋杀村两委竞选对手,并在对方班子上任后逼迫对方集体辞职下台

自今年8月份以来,驻京新闻媒体就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涉黑村官仇兆兵及高价长期豢养武功打手“治安民兵组织”违法犯罪的种种劣行连续披露追踪。

通济新区和仇兆兵8年间的真实关系

18年来,该组织在据有官方保护伞的保护下盘踞一方、武力治村、安装近百个监控跟踪设备,棍棒拳头开道、入户残害欺压弱势群众,报复毒打上访村民代表,雇凶暗杀村两委竞选党员骨干、并疯狂追打逼迫对方集体辞职后仍然纠缠不休;疯狂侵吞近千亩国家和村集体土地并非法流转;编造虚假村务账目、非法贪腐、霸占数亿村集体资产和资金;编造虚假外来农民工出工出勤表、盘剥压榨、拒付血汗钱;毒打伤害农民工领导人、引发600多人集体抗议和维权,因而欠下累累血泪债。

根据村民代表提供的数据,仇兆兵团伙非法所得至少在10亿元以上。其罪大恶极程度,早已远远超过了北京辛庄的“超级恶霸”石凤刚。

同时,仇兆兵及其豢养的“治安民兵组织”还联手当地政法机关对上访维权村民代表,多次威胁恐吓、非法尾随进京截访抓捕、非法拘禁关押、控制人身自由、各级联手欺上瞒下编造假案、捏造歪曲打压群众的案情和情况汇报。

前不久,青岛市两级扫黑办迫于社会舆论的压力,继续欺上瞒下、编造各种虚假理由,再次将仇兆兵叫去商量“对策”、留置4天后,便以“患有肝炎病”、“村里、学校需要他主持工作”的理由,而将其“放虎归山”、继续逍遥法外。

此事件,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广大受害群众伤感遗憾地说:“我们上访告发了18年,竟然撼不动他(仇兆兵)。青岛市、区的领导们,竟然光天化日之下保护恶霸村官仇兆兵,这究竟是在扫黑、还是护黑?”

特别值得强调的是,根据受害群众反映,青岛市即墨区通济新区成立八年多来,正是涉黑村官仇兆兵、仇吉顺团伙欺压村民、涉嫌各类违法犯罪行为的疯狂和关键时期。同时,也是受害群众与该涉黑势力斗争和维权上访控告、群体事件的频繁和多发的阶段。

然而作为区辖县处级行政单位,对处于仇兆兵、仇吉顺团伙的压迫下痛苦、艰辛挣扎的受害弱势群众,不但冷眼以对,甚至不失时机的充当帮凶和黑打手、隐瞒罪恶的挡箭牌。联手区里欺上瞒下,编造、汇报虚假社情民意。

同时,对该团伙极力争取红色政治资本,大力造假和虚假宣传和表彰,不但挂满各种荣誉和称号,还干上了区政协常委(正科级)。

通济新区极力隐瞒仇兆兵充满血腥的成长史 

根据受害村民实名举报,仇兆兵聪明狡诈、贪欲横行,从上世纪九十年代经营食品厂时开始,就伙同仇兆许大肆偷电,从事盗取国家资源犯罪活动。

2002年选举期间以2000元一票贿选,当选后却翻脸不认账。

2003年表面承诺村民以土地入股,欺骗村民将集体土地集中经营,实际是为私谋利倒卖、破坏耕地(基本农田)。

2005年换届选举,动用黑恶势力暴力参选,打伤村支书等多人。同年豢养近百名“外聘保安”便于打压村民及周边百姓。

2006年因修天山一路暴力拆迁,并暗箱操作,未出具任何政府文件及拆迁补偿标准,骗取拆迁户巨额拆迁款。

2006年非法圈占、破坏、倒卖耕地(基本农田)六百余亩,进行非农建设,成立由和工业园。同年成立由和园区开发服务有限公司,收取配套费、租赁费、物业费、水费、电费、开门费等全部费用,每年谋取私利数千万元。

2006年将90余亩耕地(基本农田)非法转让给其亲信于品生、仇吉亮,用于商业开发,谋取私利过千万元。

2007年将原来的仇家联中暗箱操作低价转让给仇兆兵五弟仇爱岗,然后由于品生顶名。

2008年仇兆兵向仇兆顺、仇宗兵、仇兆许每人索要150万,然后将北港学院三栋宿舍楼交予三人建设,从中谋取私利450万,土地及建设费用全部由村集体承担。

2008年仇兆兵幕后成立宏和置业公司,低进高出,倒卖村集体土地89.7亩,非法获利8000余万。

2009年由村投资80余万建设饮用水净化站,水源竟然是每年花近百万从其二哥仇爱科那购得。

2010年仇兆兵动用黑恶势力及豢养的保安上百人,并出动集体消防车殴打邻村村民孙某,致多人重伤和房屋严重受损。

2011年至2012年为一己之利鼓动并指示部分云桥村民上访。

2012年仇兆兵退居幕后扶植傀儡仇吉顺及其亲信把持村务。

2013年一月份开始兼任云桥村书记,破坏耕地(基本农田)上百亩为自己食品厂修路。

2013年在云桥开建11万平的朝阳小区,在土地免费、楼盘高价出售的情况下,竟然村账面上亏损数千万元。

2013年仇兆兵暗箱操作将仇家村国有土地37亩以13万每亩的超低价购得。

2013年在通济实验学校成立之初,成立关联公司将应属于村集体的股份侵占到仇兆兵自己名下,对外仍谎称股份在集体名下来欺瞒村民。

2014年仇兆兵破坏耕地三十余亩,挖土变卖,坑深竟达七米,对外竟然宣称人防工程。

2014年指使侄子仇吉帅等人殴打、恐吓民选的村官仇兆开、董绪忠、王海霞致使三人不敢履职,仇兆兵指使亲信仇吉亮等把持云桥村务。

2015年非法吸收公众存款8000余万。

2015年起由仇家村委给仇兆兵名下七万余平方的信合居小区供热,仇兆兵仅支付供热费50万每年。

2016年墨水河沿岸改造拆迁,未向拆迁户出具任何政府文件和拆迁补偿标准,随意定价、暴力拆迁等手段侵吞巨额拆迁款数千万,并用垃圾暴力填埋村民仇兆钦房屋,仇兆钦全家向其下跪被无视。

2017年将由和园区开发服务有限公司村集体仅限股份全部侵占。

2018年仇兆兵违规建设通济实验学校初中部、通济实验学校附属幼儿园。

2018年为缓解通济实验学校交通压力破坏耕地(基本农田)十余亩,硬化成路面。

2019年仇兆兵默许其五弟仇爱岗在原仇家联中土地上及墙外违法建设大量网点房,每年收取租金上百万元。

2019年通济实验学校自2013年成立之初本应属于村集体的股份早已被暗箱操作至仇兆兵名下,仇兆兵为了掩盖事实,欺骗村民伙同仇吉顺自导自演,竟然对外宣称以6800万赊走村集体股份,可笑之极。

2020年仇兆兵身为党员花费过百万大搞迷信,在北洋食品厂对面违法建立牌坊,并无视政府给予下达的限期拆除通知书继续施工至竣工。

通济新区掩盖了仇兆兵“生吞活剥式经济犯罪”的铁证

图5:由和园区开发服务有限公司,自成立以来历次法人及股东变更

由和工业园明明是在村集体的土地上建立,所有费用由村集体承担。但从图一可以看出,在成立之初村集体仅占15%的股份,仇兆兵个人反而占20%的股份,其余股份被其亲信仇兆顺、仇吉顺、仇兆许等人分配到自己名下。侵占集体财产手段简单粗暴直接。至2010年竟将村集体工业园股份几乎占为己有,更为可笑的是至2019年,仇家村集体的工业园竟然在一个外村人仇世诰名下,侵占集体资产手段之恶劣,无疑是明抢明夺、无法无天,明明像是动物世界里的弱肉强食。

图6:通济实验学校法人及股东历次变更

从图六可以一目了然的看出,仇兆兵通过控制由和园区开发服务有限公司——由和园区开发服务有限公司控制育才投资有限公司——育才投资有限公司控制通济实验学校。

在2013年学校成立之初,仇兆兵将本应属于村集体的学校股份、村集体投入的数百亩土地、数万平方的建筑、数亿资金据为己有,其手段之直接、侵吞金额之巨大、侵占土地之广,用肆无忌惮、只手遮天来形容毫不过分。天理何在?法理何在?可笑的是仇兆兵明明在2013年将学校股份侵吞完毕,对外竟仍然宣称学校股份在集体名下。

为什么要这样?因为通济实验学校效益直线上升,前景广阔,同时需要投入巨大的财力和土地进行扩建,所以仇兆兵对外宣称学校仍在集体名下,其目的就是为了花集体的钱、用集体的土地建自己的学校。扩建期间,村集体又出地300余亩数亿资金,举全村之力,包括村委工作人员日以继夜在学校工地加班加点。

至2019年通济实验学校已经成为一个占地500余亩建筑面积达26万平方米,各种教学设备、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全校学生1万1千多人的巨大教育集团,年收取学费高达4亿余元。此时学校各项建设全部完成,已不在需要各项大额投资,但厚颜无耻的仇兆兵为了掩盖以前的谎言,竟然自导自演伙同仇吉顺蒙骗党员及全体村民,宣称以6800万的低廉价格将村集体的股份转让至自己名下。

更为可笑的是,一个占地500余亩、26万平方米、年收入过亿的学校,仇兆兵连6800万都不想付,反打了一个白条就将村集体的巨额资产轻松收入囊中。历数仇兆兵的作案手段明目张胆、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维权村民们说:“仇家沟岔村是共产党的天下,还是仇兆兵的天下?仇兆兵是一个共产党员,还是一个军阀?请问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各级政府,你们管还是不管?”

以上内容皆有公开资料可查,以上事实仅是仇兆兵贪腐的冰山一角,其盘剥拆迁村民巨额拆迁款、在邻村任职期间掘取数亿资产、破坏基本农田上千亩、强迫他人为自己顶罪、公然对抗政府执法决定建设违建、集体资产买卖钱入个人账户等系列违法事实,正被陆续一一揭露。

仇兆兵非法吞并千亩耕地犯罪仍受区两级包庇 

图7:破坏耕地云图红线标注

由图七可以看出仇兆兵破坏土地600余亩,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2003年仇兆兵借以地入股共同发展的谎言,将村民的耕地集中流转。集中全村耕地1400多亩,旋即大肆买卖、大肆破坏。

由图可知,首先圈占耕地600余亩,在基本农田上非法建立工业园,破坏土地500余亩,成立由和工业园开发服务有限公司破坏耕地硬化路面200多亩,将剩余300余亩土地分割对外出售,硬性要求业主必须建设厂房于2006年12月31日前完工。

仇兆兵非法转让耕地给其亲信于品生90余亩,仇兆兵让仇宗兵顶名成立宏和置业有限公司,利用村支书职务便利改变土地性质,暗箱操作低价拿地,然后高价变卖公司土地非法获利。在未取得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私刻假章伪造合同,大肆建设网点房售卖,售房款竟然打入亲信个人账户,牟取暴利。

面对如此清晰明了的事实,即墨自然资源局竟在告知书中将破坏耕地的责任转嫁到各位业主身上,更对破坏耕地硬化路面200余亩的事实只字不提,其罔顾事实公开包庇,完全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按照《中华人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破坏基本农田5亩以上,其他农用地10亩以上,就应被追究刑事责任。仅此一项就一次性破坏耕地600余亩,属“情节特别严重”的重大违法行为,但时至今日仇兆兵仍有恃无恐逍遥法外。面对村民质询即墨自然资源局竟以过追溯期为由搪塞村民,违法行为仍在继续,破坏的耕地并未复垦,何来过追溯期一说?如此妄法简直可笑。

 

图8:关于由和工业园即墨自然资源局出具的造假告知书

 

图9:仇兆兵的“人造大湾”得到政府充分肯定

这是仇兆兵2013年为牟取暴利,挖砂取土在基本农田上挖成一个深达7米面积30余亩的巨坑。在掘取了巨额的经济利益之后,私自交由亲信村治安主任仇兆许养鱼,供其亲信及利益关系人员休闲垂钓,未向村集体交一分钱,俨然当成自家后花园。更为可气的是养鱼的水资源,全部来自村集体自来水免费供应。

 

图10、关于鱼塘大湾即墨自然资源局出具的造假告知书

面对村民质询,即墨自然资源局以种种理由替仇兆兵狡辩,经村民驳斥后,最后竟以设施农用地为由答复村民。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规定,设施农用地最多不能超过10亩,即墨自然资源局如此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致法律于何地。

 

图11:信合居高档小区,让仇兆兵一伙捞取了亿万非法资产

这是仇兆兵名下公司开发的信合居小区,共有8栋楼,建筑面积10余平方米。2012年开工建设,现均已全部售卖,并投入使用,为仇兆兵获取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2008年仇兆兵担任仇家沟岔村支部书记,利用职务之便以村委名义征收村民厂房,村委总共支付400多万,将该片土地征收,用于后期自己个人开发,骗取拆迁拆迁补偿款2000多万。

 

图12:关于信合居即墨国土出具的造假告知书

其中明确指出占用的5185.7平方米约8亩,不符合规划要求属违法建筑,更有甚者其中还有3671平方米约6亩竟然是非法占用的国有土地,不得不佩服仇兆兵胆量之大,迄今为止即墨自然资源局及其他相关部门仍未对其追责。

自2003年村民把自家的基本农田的口粮地,租赁给村委,生产农作物,保障村民生活。然而2015年仇家沟岔村党总支书记仇兆兵指使仇家沟岔村支部书记仇吉顺,在未经全村村民知情的情况下,私自将村民口粮地(董家营片区基本农田)外包给山水佳林绿化有限公司,种树卖钱,从中谋利。

 

图13:私自转租基本农田、毁田种树180亩,破坏耕地、硬化路面50余亩

仇兆兵指使承包人私自将村委公布的180亩中的50亩地,破坏耕地结构,未经任何审批手续,修成水泥路,用于经营牟取私利。村民多次到村委反映,也到社区书记周涛和管委书记王龙反映无果,后来多次到国土资源局反映此事,如今在村民的强烈反映下,却仅仅是把路硬化的水泥面捣碎。

然而近50厘米厚的碎石沙浆依然存在口粮地上,至今无法耕种农作物,通济实验学校西外墙处,六七百米硬化路面并未给予恢复原状,该路面占地30多亩,影响村民的口粮分配,生活无法保障,村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图14、山水佳林绿化公司与村委签订的所谓免费协议,内含不可告人的猫腻交易

在此协议下,村内绿化建设向山水佳林公司依然提供绿化款400多万,仇兆兵利用该公司进行贪腐敛财,该协议是在村民举报多次之后,仇兆兵迫于压力私自倒签的假文件,都是为了掩饰仇兆兵个人破坏耕地、硬化路面的违法行为。

以上关于仇兆兵土地方面的违法事实,皆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仇兆兵就差拿着高音喇叭满大街广而告之了。即墨自然资源局面对如此清晰的事实,却选择失明失聪,置党和国法于不顾,配不配悬挂中国国徽?配不配戴共产党党徽?令仇家沟岔村2400余名村民极度心寒、愤怒。

以上内容皆有公开资料可查,绝无半点虚言,以上事实是仇兆兵贪腐的冰山一角,其盘剥拆迁村民巨额拆迁款、在邻村任职期间掘取数亿资产、破坏基本农田上千亩、强迫他人为自己顶罪、公然对抗政府执法决定建设违建、集体资产买卖钱入个人账户等系列违法事实,我们将陆续揭露。

仇兆兵的种种劣行、贪腐手段、涉黑嚣张,不仅仅是北京辛庄石凤刚的翻版,其贪腐程度比石凤刚更加疯狂,为非作恶、欺压群众程度,比石凤刚有过之而无不及。

来源:https://xueqiu.com/6536662195/161884556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我酷科技(www.hmhtqz.com) © 2020
  • 信息来自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联系编辑!QQ:314127396客服1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