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络创业 >> 招商加盟 >> 内容

关于南阳市中科会计师事务所徐静波 充当马锋黑恶势力保护伞的紧急反映

时间:2019-4-8 19:29:37 点击:

  核心提示:关于南阳市中科会计师事务所徐静波充当马锋黑恶势力保护伞的紧急反映各级领导、新闻媒体: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11日作出了(2017)豫13民初5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解散南阳市仁华房地产开...

关于南阳市中科会计师事务所徐静波

充当马锋黑恶势力保护伞的紧急反映

各级领导、新闻媒体:

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11日作出了(2017)豫13民初5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解散南阳市仁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华公司”),同时受理了曹云良请求强制清算的申请并予以立案,并于2017年11月对仁华公司进行强制清算,但是从2017年11月至今长达16个月的时间,整个清算工作举步维艰,至今没有结果。

为了依法保护购房户及所有投资人利益,现紧急反映如下。

一、清算案中的清算内容已经涉及刑事犯罪的问题。

1、马锋涉嫌非法侵占犯罪的事实。

在仁华公司强制清算一案中,马锋一方在中院成立清算组之后,继续违反法律规定,擅自销售争议房产,并将数额巨大的售房款转入其个人账户,已经构成非法侵占罪。仁华公司澜湾盛景项目从开始到2017年11月进行清算,马锋将数亿元的售房款直接打到其本人卡户里,主观上就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更为严重的是,在中院进入强算后,马锋自认为其后台硬、关系广,再加上清算组主要负责人任万富、徐静波的纵容和庇护,未采取任何强制和有效措施,就更加有恃无恐,拒不配合清算,继续售房并收取房款等,侵占并造成损失上亿元,已构成妨碍清算罪。

2、马锋涉嫌诈骗犯罪的事实。

由于2018年12月为了查清仁华公司股权问题,我们调取了仁华公司的股权登记档案,结果发现,马锋所占45%股份,是采取提供虚假材料,虚假签字等诈骗手段获取的,马锋根本未向原股东曹云良支付分文股份转让款,原股东并未同意更未在股权转让手续上签字。曹云良及投资人已向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也已受理立案,若不中止清算,将严重损害权益人利益。

3、马锋的犯罪行为已经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2018年3月,马锋因涉黑恶势力犯罪,被南阳市公安局扫黑办立案侦查,并依法对其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

在马锋涉黑恶势力犯罪的多项罪名中,即存在基于与本案清算属于同一事实的职务侵占罪。

4、本案应当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本案的民事纠纷案件与刑事犯罪嫌疑案件属于同一法律事实,本案应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二、本案清算工作一直困难重重,是因为存在黑恶势力保护伞。

从进入清算程序至今16个月的具体清算过程中,由于官商勾结和幕后保护伞操控,使强制清算成为了操控者的谋利工具和利益输送筹码,而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的保护则成为这些操控者的噱头和借口。

具体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程序严重违法。

1. 审限严重超期

按照法律规定,一审民事案件应在六个月时间内审结,如有特殊情况需延长的,应依法申请延期,但不超过六个月。但该案截至目前已16个月之久,至今仍是一个糊涂账,基本没有继续清算下去的可能。而且清算组管理人南阳中科会计师事务所(中科所)所长徐静波和民四庭副庭长任万富对马锋拒不履行法定义务、公然抗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继续开展与清算无关的销售、收款等违法活动,给仁华公司造成上亿元的经济损失。

2. 清算管理人中科所的选定存在暗箱操作。

仁华公司清算案的清算管理人中科所的选定存在暗箱操作,是在幕后保护伞的操纵下内定的。这些年来,南阳市的破产案、清算案基本全部被中科独揽,而且动辄几十万元、上百万元的清算费收入,使中科受益巨大,就足以证明,其幕后背景强大,利益关系盘根错节。

二、清算难以进行是幕后保护伞姜伟、任万富、徐静波操控的结果。

1. 幕后保护伞

 仁华清算案的管理人是中科所,而中科所的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是徐静波,徐静波的丈夫是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宛院)副院长罗伟;同时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卧院)破产庭庭长姜维从2012年开始就参与澜湾盛景项目开发并充当马锋的管理人和黑高参,姜维的妻子杜玉琴是澜湾盛景项目马锋安排的出纳,马锋涉嫌侵占挪用数亿元的公司资产都是通过杜玉琴操办转移到马锋及其杜玉琴等个人卡号里。尤其严重的是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中院)民四庭副庭长任万富也被甘愿充当马锋的保护伞。

2. 操控事实

 首先,清算管理人中科所所长徐静波,按照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纪委)关于《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第七款即禁止“允许、纵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在本人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个人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社会中介服务等活动,在本人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的外商独资企业或者中外合资企业担任由外方委派、聘任的高级职务”的规定,是不能在其丈夫罗伟管辖的区域管理清算案和破产案。从其管理仁华公司清算案过程中的所作所为来看,实际已经沦为保护伞和操控人。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其一,在长达一年多时间里,徐静波对马锋拒不履行法定义务,以身抗法拒不交出仁华公司印章、财务账簿、会计资料、工程施工资料和售房资料的行为采取纵容和不作为态度,任其继续肆无忌惮收取售房款,安装空调款等,明目张胆侵占和挪用上亿元仁华公司财产;其二,尤为可笑的是徐静波要什么资料,必须按马锋要求到马锋侵占的会所去拍照、复印,然后拿到中科所再进行所谓的存档,这能清算吗?还不如说是掩人耳目替马锋算账,或者替马锋做假帐;其三,凡是与曹云良关系近的购房户,马锋一概耍无赖,不让购房户入住,并采取断水断电不让使用,组织黑恶势力阻挠,殴打购房户。在此过程中,徐静波任由马锋使用清算组公章,任由马锋拿着清算组盖章的公告、通知到处张贴,成为马锋作恶的帮凶;其四,中科所截止目前,没有马锋完整的财务资料包括银行流水、私人卡户资金收支等关键凭证和相关辅助证据材料。显而易见,所谓清算无非两个目的:在获取巨大经济利益的同时,为马锋继续坑害投资人,危害社会保驾护航,掩耳盗铃。

姜维身为卧法破产庭庭长,不但自己为马锋这样的黑恶势力出谋划策,充当保护伞;其妻子杜玉琴为马锋当出纳期间,公然违反会计法、税法等法律规定,将数亿公司资金通过自己的私人卡户转移到马锋个人卡户上,成为马锋侵占数亿资产和偷漏巨额税金的操盘手。不仅如此,又将大量资金存入仁华公司,套取高额利息,谋取巨大利益。

更加令人发指的是,中院民四庭庭长任万富在清算案中,枉法徇私,纵容不作为。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听任马锋违法行为继续蔓延,导致强制清算形同儿戏,致使马锋有恃无恐,视法律为无物,公然蔑视抗拒司法权威,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简直助纣为虐;也使投资损失扩大,严重损害投资人利益;更使清算失去强制的司法权威,失去存在意义,甚至与清算初衷背道而驰,任万富成为马锋的名副其实的护身符、保护伞。

更令人气愤的是,清算申请人曹云良及家属眼看如此拖延下去,自己将血本无归,就增加了代理人,可是,身为清算主管法官的任万富,百般阻挠搪塞,拒绝代理人进入清算组。代表曹云良参加清算组的人员给任万富打电话,他不是不接,就是说出差了;可清算组曹云良代表人在中院门口,多次同时见到徐静波联系任万富,任万富就直接让进去,如入无人之境。马锋的代理人到中院,任万富能到大门口接待。更有甚者,任万富对仁华公司实际投资人参加清算以保护自身合法利益的申请蛮横拒绝。窥一斑而见全豹,由此可见其中端倪。这次仁华公司清算案,卧法破产庭庭长、宛法副院长、中院民四庭副庭长都深陷其中,令人震撼之余,更对马锋保护伞之强大、幕后利益输送之广泛叹为观止。

    综上所述,不管是清算过程中存在官商勾结,徇私枉法、利益输送等违法乱纪行为;或者是清算中无法获得完整财务资料,清算中不作为、乱作为问题;抑或马锋涉嫌犯涉黑涉恶、侵占、诈骗、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罪行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都应该立即中止清算,移交公安机关,以保证结果公平、公正和证据完整确凿。

同时,为了有效保护投资人合法利益不受损害,让购房户放心,让投资人和债权人放心,让各级政府领导放心,我们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抓紧申报、完善、办理仁华公司澜湾盛景项目各项 手续解决为盼。反映人:李进兰

转载地址;http://dongfangxinxun.website6534.yizhanwei.com/news_detail.php?id=1712372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我酷科技(www.hmhtqz.com) © 2019
  • 商务合作QQ:314127396客服1 商业资讯